大数据与喷墨时代

当前,大数据是全球的热词,喷墨是陶瓷行业的热词,这两个热词在中国尤其热。


根据维基百科,大数据(Big data)是指所涉及的数据量规模巨大到无法通过人工在合理时间内达到截取、管理、处理、并整理成为人类所能解读的信息。在总数据量相同的情况下,与个别分析独立的小型数据集相比,将各个小型数据集合并后进行分析可得出许多额外的信息和数据关系性,可用来察觉商业趋势、判定研究质量、避免疾病扩散、打击犯罪或测定实时交通路况等;这样的用途正是大型数据集盛行的原因。从技术上说,大数据滥觞于计算机技术的兴起,在云计算出现之后,其热度更是前所未有。大数据的应用价值则是基于对数据和信息关系性的分析,和很多新技术手段的发展情形相似,航空航天军工等领域是大数据应用的先行者。在现代生产管理和营销等很多领域,数据管理也已经被广泛使用,数据营销甚至成为了一个独立的营销学分支,现在大数据营销的概念与运用正方兴未艾。大数据更是大多数IT企业炒作或运营的工具,今年春节前后东莞扫黄期间,有人就声称某国内知名网站就通过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手段分析出了在此期间离开东莞的性工作者大致人数和主要流向,甚至有民间“好事者”通过大数据给出了东莞在此次事件中的GDP损失数值。以大数据为基础来进行精准营销在大多数行业都炙手可热,比如,某个房企可以通过包含被分析对象所有消费记录的大数据分析来较为准确地预测和筛选出数据集中的目标客户,然后来采用定向营销的策略来提高推销成功率降低成本。


大数据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创新之一,它可以帮助我们解读很多单靠人脑根本无法分析完成的数据和信息,在有效利用大数据的同时,我们还需要看到,大数据同样有很多它不能解决的问题。比如,数据对感情无能为力,因为数据自己无法完成社会认知的功能,拿大数据来分析某个帅哥为什么牵手某一个美女就会是一件很滑稽的事情。大数据也无法解释稻盛和夫为什么始终坚持即使在危机中也决不裁员的经营哲学。大数据也无法解决与人文判断密切相关的价值标准判断问题,比如某些垄断企业利用大数据推送垃圾信息获得了巨额利润,但我们无法通过利用大数据来改变它们的行为。


喷墨技术的发展及其在陶瓷行业的应用正日益走向成熟,很多业内同行惊呼,喷墨技术正在引领陶瓷行业的革命,将使得陶瓷产品达到前所未有的同质化水平,有可能颠覆陶瓷行业的很多游戏规则。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和印度等国家陶瓷行业喷墨机的增长速度和增长量等很多指标方面都超过了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但在笔者看来,喷墨打印机对陶瓷行业的影响远不可与当年的计算机技术对世界产业格局和企业命运的影响同日而语,数字化本身并不是影响世界产业格局的根本因素。


当年的IBM“深蓝”可以击败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但大数据不会让电脑写出如曹雪芹契诃夫等大师作品的小说,甚至连普通水平的小说也无法实现。


陶瓷喷墨时代,喷墨打印技术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陶瓷行业的局部格局,但不必太迷恋用它改变企业的命运。